当前位置: 天吉彩票 > 学术刊物 > 正文

不管在哪里生活,70岁无从业经验老混混逆袭美国

时间:2019-11-21 04:03来源:学术刊物
作者:假张 中国侨网10月10日电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近日,有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在纽约皇后区张贴反移民传单,民主党市议员布拉莫(JimmyVanBramer)于9日早上与皇后区多个民间团体,

作者:假张

中国侨网10月10日电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近日,有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在纽约皇后区张贴反移民传单,民主党市议员布拉莫(Jimmy Van Bramer)于9日早上与皇后区多个民间团体,在Sunnyside召开记者会,谴责该传单刻意分化小区,并强调纽约坚定欢迎与包容移民的价值。

图片 1

1、走不走?留不留?

事件发生在7日,布拉莫在区内晨跑,他在Skillman大道夹35街的电箱上发现一张传单写道,“致所有美国公民:向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举报任何非法移民是你的公民义务,他们犯法了。”他立刻撕下传单丢弃,并将影片上传社交媒体,引起热烈反响与转载。他表示,这张传单令人不寒而栗,连一秒都不能出现。

图片发自微信公众号“中年维基”

十月的上半个月我一直待在纽约。这个城市里仍然有我曾经无比熟悉的一切。

布拉莫表示,纽约市皇后区是一个多元移民的小区,区内民众无论有证或无证,都安分守己地生活着,也是该小区活力的来源。这张传单设计得像是官方文件,就是企图分化小区、威胁所有移民,也激起部分极端分子对多元移民的仇恨。尤其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之下,许多人认为自己的歧视与仇恨有国家背书,因此有恃无恐。他不希望居住在这里的人民生活在恐惧之中,因为没有一个人的存在该是非法的。

美国总统大选,70岁且无相关从业经历的老混混川普取胜。广大还在奋斗中的职业中青年直接惊呆。美国主流媒体、知识份子、自由派和民主党支持者心碎了一地,全美各地爆发抗议示威,《纽约客》更是发出了《这是美国的悲剧》的评论文章。这是不是美国的悲剧,美国人民很快会知道。然而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高级老混混逆袭成功的故事。

地铁还是又脏又乱,总在周末莫名其妙地停驶和更改线路,但好处是24小时不间断运行,无论多晚喝得多醉,刷一下卡就能进站,让人有一种就算天塌下来也能坐着地铁回家的安心感。

布拉莫认为,纽约有史以来就是移民城市,也一直都是一座庇护城市(Sanctuary City),不能容忍任何的仇外(Xenophobia)行为。他强调,皇后区的价值就是爱、了解、欢迎与保护。小区的多元性不能只是空口言,必须要以行动积极捍卫。他鼓励小区居民成为庇护地邻居,并勇敢对抗任何反移民的修辞。纽约皇后区永远欢迎移民,也愿意尽其所能帮助移民安定生活。

川普是纽约五大区之一——皇后区一名地产开发商的儿子。皇后区?那里是鸡丝本尊曾经扫过街追过警察、半夜起来拍过凶杀案的地方。在骄傲的纽约人看来,皇后区根本就不能算纽约。只有曼哈顿-也就是他们称为“城里”的地方,才是正儿八经的纽约。因此,虽然从小不缺钱,但川普在纽约只能算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富二代,跟曼哈顿的上层精英社会更是隔阂重重。

每一条地铁上的人都气质分明。红线1/2/3上的人永远神采飞扬,骄傲得象是从《纽约客》的封面画里走下来。绿线4/5/6上有很多摩根弗里曼和威尔史密斯那样气质很好的黑人。黃线N/Q从阿斯特里亚带来一车车的东欧南欧移民然后一头扎向布鲁克林海滨。

民主党州议员Michael Gianaris也出席支持。他表示,自己同样身为移民子女,很痛心看到在多元移民居住的皇后区,有如此仇外的行为,他也呼吁民众要在11月6日,以选票表达自己的声音,彰显皇后区欢迎移民的价值。

图片 2

小意大利北面的Nolita (North of Little Italy),还有下东城,又新开了许多很潮流的小食肆小酒馆,中国人,日本人,白人,黑人,无所事事虚度时光。

布拉莫也当场展示了传单,并亲手撕毁,象征对该讯息的零容忍。一同与布拉莫参加记者会的,还包括移民团体Make the Road NY与Catholic Migration Services、小区团体Sunnyside Community Services与Sunnyside & Woodside Action Group 、拉瓜地亚小区学院,与数十位当地居民,其中亦有不少亚裔民众。

图片发自微信公众号“中年维基”

42街和百老汇路口的时报广场,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依然云集了来自全世界的游客,即使是半夜也人山人海。

根据最新人口普查显示,皇后区内35%为西裔、34%为亚裔、28%为白人,非裔则为2%。

可以想见,一直在皇后区当混混的川普,是如何向往和羡慕“城里”的主流社会,并打定主意要“融入”。本份老派的川普老爸就曾经严肃地告诫他千万不要打曼哈顿的主意,“因为我们对那里一无所知”。然而川普对老爸却斩钉截铁说:我一定要去曼哈顿,我一定要去那里修高楼,我必须要做,爸爸,我必须要做到。

有一天走在阿姆斯特丹大道上,我撞上了一支正在庆祝游行的队伍。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节日,但我看到了巴西,玻利维亚,墨西哥等等来自拉丁美洲的旗帜和面孔。

川普对于未知的世界似乎从来不害怕。而且他真的做到了。虽然后来的媒体报道揭示,他也许并不是他自己号称的那么富有,甚至有许多不诚实、坑商业伙伴和雇员的行为,或许还有很多“老钱”打心眼里看他不起,但川普却成功地打入曼哈顿,打入美国主流,成为那个希拉里曾经称为“我亲爱的朋友Donald”的人。

纽约仍然是这样一个伟大都市,世界中心的光芒万丈之外,又接纳包容像个村庄。

川普的成功,让许多人不寒而栗,也让更多的人欢呼雀跃。这是一个所有人必须接受的事实。在川普粗鄙的言语和肤浅的表象下,到底是什么驱动了他的成功?在我看来,他的成功最大的理由是4个字:

每一个路口,每一个街角,每一次交谈,每一次呼吸, 都让我再次确认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喜爱并非源自距离产生的美感。

              ‧ 顺势而为  ‧

参加竞选初期,美国的主流媒体和包括希拉里在内的建制派政客都认为川普是个搞笑的角色,是个“戏子”。但其实,川普本质上是个流着混混血液的商人。

虽然他不懂政治,知识匮乏,说话低俗,词汇量直接跟小学生媲美,经常被嘲笑。但是他拥有对世界敏锐的嗅觉。

全世界当今发最深刻的变化就是以英国脱欧为标志的、曾经崇尚自由民主、全球大同的的各国通通向右转,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孤立主义、排外主义大抬头。多元化、全球化面临四处楚歌。反主流、反建制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只要你在台上,只要你有财富,你就有“原罪”,就值得被反。

川普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大趋势。跟追求民主大同,玫瑰梦想的希拉里比,他完全没有“政治正确”的包袱,准确定位到痛点人群——被全球化和科技革新剥夺了机会的失意阶层。这个阶层要么已经被替代,要么沉浸在快被替代的焦虑中、他们对这个世界不理解,并且深深恐惧。他们是被主流媒体和美国精英遗忘的人。他们生活在中西部的小城市,每天去沃尔玛,饿不死却再也看不到希望,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如今却只剩下对社会深深怨恨。

小富二代川普阴差阳错成为这个失意阶层的代言人,成为了这个本来已经失声群体的声音。他给这个“失意阵线联盟”找出了一堆替罪羊:非法移民、大公司、无能的政客,被利益团体绑架的政府。他的发言千篇一律,不外乎换着法的攻击这些“替罪羊”,帮失意阶层宣泄他们的愤怒和不满。

虽然愤怒和不满本身并不解决任何问题,但在真正解决方案来到之前,它们是廉价快速的替代品。被碎片化的媒体和社交网络无限放大重复后,这些虚弱的攻击,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认同。

在全球向右转、民心微妙转变的大势下,川普看到机会,顺势而为,这是他成功的关键。

纽约没有改变,变的是我的身份和心境从前我是市民,一切都是我生活的背景;而现在的我变成了游客,虽然说Once a New Yorker, always a New Yorker,但我已经换上了一颗旅行者的心,眼前展开的一切都变成了风景。

                ‧ 自媒体  ‧

除了顺势而为,川普对媒体有强大的磁力。不管走到哪里,不管主流媒体对他怎么咬牙切齿,他都还是能上头条——这是由媒体“嗜血”和贪婪的本性决定的。当你想要通过川普给自己换取点击的时候,你就必须承担给他增加曝光的后果。

但川普更热衷于发推特——这个他能完全控制的媒体。这个短微博平台很符合他的风格。他从来不找抢手,都是自己发文。用的都是他平时说话的语气和节奏,该肤浅就肤浅,该无赖就无赖。在不少蓝领阶层看来,他甚至显得很“真诚”。

社交媒体让川普如鱼得水。因为对阅读社交媒体的读者来说,他们并不能分辨,也不想去分辨《纽约时报》的一篇扎实报道和川普说的一句充满阴谋论的不靠谱言论,哪个更靠谱。他们更在意的是哪个娱乐性更高,或者更能满足他们的想象。这就给了他的各种惊悚和不靠谱言论极大的空间。

不要以为只是中国的老百姓好忽悠,美国的老百姓一样好忽悠!

离开居住过的地方后又旧地重游,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你明明置身在这个城市,但又不再是它的一部分。你明明踩在地上,但又好像是悬在半空。你仿佛获得了一种抽离,能够以另一种视角看到以前忽略掉的东西。

                 ‧ 做自己   ‧

川普有强大的厚脸皮。不管主流社会、媒体、希拉里的支持者,每一位美国前总统,甚至他自己党内的大佬,怎么给他泼冷水,不管他另类、饱受批评的竞选手段给他带来怎样的争议,川普却永远都是一副镇定自如的样子,绝对不受打击,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打法。

这是要怎样的修炼和内心!

话说到这里,我的不少在美国生活的华人朋友都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但其实,共和党是此次选举的大输家。川普根本就不是共和党,也不相信共和党“小政府”“挺商业”等核心理念。他从头到尾就是个彻底的民粹主义者,善于用惊悚、出位的语言,来给失意阶层开空头支票。

但川普能代表共和党胜出,正是因为共和党坚信的共和理念和保守主义正在消亡,他们的选民基础也正在向“白人失意阶层”发展。这个白人失意阶层,就是川普胜利的基石。

带着这种只属于外来者的冷静,我不断地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我这么喜欢纽约,为什么几年前还要那么坚决地辞掉高薪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回到北京?事实上,这几年有无数朋友问过我这个问题。

当初的选择有很多的原因,但所有的答案都只是各种现实的考量,利益的计算。我需要给自己一个更加有说服力的形而上的理由。

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每一个移居到其他国家、或者其他城市的人,一定都曾经或者正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继续留下来,或者要不要离开。

对于每一个正在做移居的打算、或者动过类似念头的人,这更是一个最迫切需要找到答案的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应该选择在什么样的地方生活?

2、疏离感

后来有一天,我去了几年前住过的一个地方,皇后区的52大道。

那是一片安静的住宅区,和典型的美国住宅区一样,没有任何商店超市,全是民居。工作日下午两三点钟,阳光从树荫里照下来洒在路面上,一片宁静安详。

那个夏天,皇后区的shopping mall里天天放着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我经常在傍晚坐在这个台阶上吹晚风喝啤酒。离世界的中心不过30分钟的车程,却安静得像是世界的尽头。

那曾经是我关于纽约的无数美好记忆中的一页。

但是这一次,再次走在这个地方,我却禁不住地在脑海里对比起了我在北京住的地方:一个庞大的住宅小区,走几步就是一个小卖部和小饭馆,小区里是一座座高耸的塔楼,小区外面是车水马龙的马路和眼前的皇后区,是两个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共性的世界。

路上走过几个行人,我看了看他们,又情不自禁地对比起了我在北京的小区里能看到的大爷大妈的样子。

不一样的衣着打扮,不一样的神态表情,一切都是那么不一样。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皇后区52大道,无论它曾经给我留下多美好的记忆,它都已经淡出了我的生命,它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它,我属于北京市朝阳区那个乱糟糟的小区。

那之后又有一天,我在曼哈顿第五大道逛街,走到川普大厦的时候,正巧一群川普的支持者在路上集会。他们举着宣传牌,拿着喇叭,激动地喊着口号。

我身边有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看样子也是路过的行人,停下脚步和川普粉闲聊。虽然他们极力做出友好的态度,但是看得出来表情是戏谑的,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在调戏这些川普粉。

我一直在关心美国大选的新闻,但是这一次当我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我的内心同样隐隐地冒出一个念头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及我在报纸上电视上看到的所有关于大选的一切,都和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来自另一个国家的,远远地看戏的观众。

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因为我已经不再属于这里。

这是一种疏离感。

这种疏离感,我其实是熟悉的。多年前刚到纽约的时候,我就有。我花了很久的时间去消除这种疏离感,但是当我离开两年又回来之后,它又产生了。

3、融入

这种疏离感,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

每一个背井离乡到另一个国家、另一个城市生活的人,落脚在新的地方,面对新的社会、新的文化,一开始一定都不可避免会有这种疏离感。

对你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而对你来到的这个社会来说,你的一切也都是陌生的。

你过去所有的经验,所有的人生,统统都不作数,不存在。你漂洋过海带来的历史,只能像旧照片一样压在箱底。你成为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你一下子从社会的主流,跌到了边缘。你会开始对自己的身份变得特别敏感。当你开口说我们的时候,你会意识到,你口中的我们这个群体,只是这个社会里少数的一群人。而在这个社会里的大多数人眼里,你是他们。

就这样,你成了这个社会的他者。

消除这种疏离感的过程,叫做融入。而这个过程,无比痛苦。

你还必须要像一个婴儿一样学习这个社会的一切。语言,口音,思想,规则,规范,喜好,经验,生活习惯,生存智慧,人和人打交道的方式,乃至坐公交车、搭地铁的方法,乃至当地人说某个单词时独特的发音一切都要从头学起。

更多的时候,你要用麻木,磨砺出坚韧的神经,然后慢慢,才能喘息立足。

你所有的目标,不过是为了不再被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当成他们,而是被他们接纳,成为他们口中的我们。

如果你安安稳稳呆在自己的国家,这是一件根本不需要去做的事。天经地义,你就是主流。但是到了一个新的国家,这件事,却几乎成为你生活的全部。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一套自己约定俗成的标准,对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有一个理想的模板。

以前我以为,移民移居,最难的部分是落地生根,要怎样在一个新的环境里扎下根来。

但后来我慢慢明白了,扎根并不难,时间长了,认识了朋友,建立了各种各样的生活关系,总能扎下根来。

真正困难和痛苦的,是融入,是如何按照这个社会的要求和模板,来重新塑造自己把自己在原来的国家长出的边边角角磨平,甚至砍掉,重新长成新的社会所希望的样子。

美国社会虽然鼓励人的个性发展,但那也不过只是他们有比较多的模具而已。最终,你仍然需要选择一个模板,削足适履。

虽然当初我也曾经努力地融入,但潜意识里一直在拒绝被改造,内心深处仍然在野蛮地想要维持自己原来的样子。

大概这就是我最后坚决地离开纽约的原因吧。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观点:在做出留学或者移民的选择之前,一定要谨慎地考虑清楚,因为这绝对不是换一个地方生活那么简单的事。

你必须要认真地衡量,你是不是能够承担这样重大的改变。

你必须要考虑,你想要换一个地方生活的意愿,是不是已经强烈到了你愿意为之付出任何的代价。

当然,更重要的是,所有的选择和努力,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不管这更好的生活,既意味着心灵的自由,也意味着生活的舒适。

不管在哪里生活,都不能委屈自己。

编辑:学术刊物 本文来源:不管在哪里生活,70岁无从业经验老混混逆袭美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