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吉彩票 > 科研成果 > 正文

短篇随笔

时间:2019-12-18 14:30来源:科研成果
他恐惧这所寂寞的房子。落寞的母亲就是坐在古旧的家俱里,盘着发髻,在高跟鞋踏在阶梯发出的声音里打发了一生,心甘情愿地。父亲的尸体是在风月场里背回的。不知是遗传了父亲

他恐惧这所寂寞的房子。落寞的母亲就是坐在古旧的家俱里,盘着发髻,在高跟鞋踏在阶梯发出的声音里打发了一生,心甘情愿地。父亲的尸体是在风月场里背回的。不知是遗传了父亲的血统,还是他惧怕那寂寂的阴沉氛围,他害怕呆在那大大的空落屋子里,那死般的静总让他发悚,除了略带沙哑的鸽子叫声给他点生气外。于是,他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涉猎,他对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征服她们的欲望也特别强烈,有不得到决不罢休的习性,可他每每回到古宅,静下来慢慢品茶时,屋角不停低鸣的鸽子尽管让他很是厌烦,就是没有捕射的冲动。

  傅绍全玩鸽子玩得有点不顾—切起来,仿佛存心要荒废自己的手艺。他—门心思地希望自己能有—个庞大的鸽群,这个鸽群飞过天空时能遮天蔽日。他要扩大他的鸽舍。—段时间里,他发疯地积累木板、方子与木条。他想做—个犹如小屋大小的鸽舍。
  那天晚上,他让我帮他放风,他翻过镇农具厂的院墙,从那里面偷出许多上等的木料,然后悄悄运回家中,藏到了他家的后院里。他甚至趁没有人时把大桥上的板子扳下几块,使大桥如同缺了牙的老人那样。我很愿意帮忙,也很投人。因为我把他的“事业”看成了我的一部分——我可以像他—样欣赏他的鸽群,并且经常可以得到他赠送的鸽子,去扩大我自己的鸽群。他的鸽群发达了,我的也会跟着发达的。
  做大鸽舍,花费了我们几乎一周的时间。单画图纸就是一天。这个鸽舍有五十个巢穴,都在一间木屋里。木屋有门,那是人用的,可以随时进去捉鸽子,看鸽子下了几枚卵,看刚孵出的雏鸽,清扫鸽粪。门上装了一对很好看的铜把手。那是—户人家向傅绍全定做的,本是用于大立柜的。上面有一扇小窗,那是留给鸽子们进出用的,还用合页上了—块板,放下时,可供鸽子在进木屋时先有个落脚之处。很像—首曲子的前奏。有一根绳子穿过几点羊眼。晚上只需在家中拉—下绳子,这板子便会升上去,正好关住窗,还可以上锁,以防盗鸽。
  做这个鸽舍时,傅绍全不知疲倦,兴致勃勃。他拿把锯子,耳根旁搁一支打线的笔,很好的—个木匠的样子。那几天,我能看到的不再是金属屑,而是黄灿灿的木屑。鸽舍做成后,我们欣赏了又欣赏。傅绍全点了支烟看,那神情与—位画家看他的一大幅刚完成的油画并无两样。随了他,那几天,我也转移到了对另—种手艺——木匠手艺的爱好之中。
  我与傅绍全—起常去秦启昌那儿。秦启昌是外来干部,家在县城边上。在养鸽方面,秦启昌的知识多得使我们都感到羞隗。
  在未认识秦启昌之前,我们玩鸽子可以说是瞎玩。我们甚至还不知道天下的鸽子可分为“观赏”与“放飞”两大类。我们玩的鸽子,都是—些并无太高欣赏价值的欣赏鸽,是—些土种鸽子。这种鸽子身体小,脑袋小,鼻孔小,叫声不壮。我们头一回在秦启昌那儿见到了“放飞鸽”,即那种叫做“信鸽”的鸽子。当时,其心情犹如择马者在见过无数匹平庸的马之后,忽地见到了英俊的千里马。那鸽子神气非凡,大个头,脑袋微长,头顶往嘴根处去时,形成一条很漂亮的弧线,嘴长,鼻孔甚大,如同两叶花瓣。叫声尤为动人,声壮,浑厚,如从大瓮中流出来的—般。是一对,雄的一只为瓦灰,雌的一只为雨点,脚上有镯,羽毛很密,风吹不透雨停不住似的。秦启昌告诉我们,雄的那一只,曾飞过五百公里,只三个小时便归巢了。当问起我们的鸽子能否放飞时,秦启昌—笑:“飞出去三里地,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我有点为我们的鸽子感到害羞,想找回来—点,说:“如果你的这对鸽子是白颜色的就好了。”秦启昌说:“又外行了!这类鸽子,多为灰色和雨点,也有绛色的,白色的很少。白色的在天上飞显眼,容易遭鹰打,识路性能也差。”我们都无话可说。现在,我们不是常在铜匠铺里了,而是常在秦启昌这里。他也是个大闲人(民兵工作一般在冬季闲时进行),很乐意我们与他泡在一起。傅绍全常被他母亲派来的小莲子找回家,说有人在等活儿。
  我托秦启昌从城里买了一对鸽子。他倒也说实话:“这不是纯种信鸽,是信鸽与草鸽子杂交的,叫‘半吊子’。你的钱根本买不到一对真正的信鸽。”
  傅绍全做了铜匠活,收了钱,不再如数交给母亲,扣留了许多,凑足了—笔钱,托秦启昌从城里买回一对真正的信鸽。
  但我们还是什么鸽子都玩。玩鸽子的人在某一个阶段,贪的是量多。傅绍全通过各种渠道,使自己的鸽群在很短的时间内壮大起来了。五颜六色的鸽子在天上飞,遇到好阳光,在人头上一过,地上就如同遮在了树荫下,斑斑点点的。落下时,鸽翅带风,“呼啦啦”地响,像满地干燥的梧桐叶遭了风吹。每当庞大的鸽群如云彩一般飘游在天上,傅绍全总是久久仰望,似乎连灵魂都得到了满足。
  这也是—种力量,—种美。秦启昌也情不自禁地常常去仰望傅绍全的鸽群,还几次光顾傅绍全的鸽舍。
  傅绍全的生活里,似乎只剩下了鸽子。拴住他全部心思的便是一个念头:“扩大,再扩大我的鸽群!”
  傅绍全的贪心似乎永不能满足。他有—把弹弓。这样漂亮的弹弓我以后再也没见到过。它是他利用他的手艺、他铺子里的材料精心做成的。弓架是用一种具有柔性却不易变形的钢条烧红后弯曲而成,把手缠了铜丝。他将铁条截成两厘米长短的小铁块做成弹子。如果将弹弓的皮筋拉足了,弹子穿进空气,就听见呜的—声响,仿佛枪子儿一般。他就拿了这把弹弓,走出油麻地镇,到外面的田野上或打谷场上去射击他认为好看的别人家的鸽子。
  他能百发百中。但他都不打鸽子的要害部分,只是将它们打伤,使它们不能起飞。在他家的鸽群里,总有一两只尚未完全养好伤或是永远也不可能与正常鸽子—样飞翔的伤残鸽。
  庞大的鸽群还引来了过路的别人家养的、孤独的或零散的鸽子。
  最后,这群鸽子多得连傅绍全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只了。
  他完全不把手艺放在心上了。炉子总是熄灭着,原先挂满铜铲、铜勺的架子,在卖完最后—把铜勺后只剩下—个空架,仿佛一树的鸟在遭到一阵险击之后,都逃之天天,只留下空树—株。
  人家送来的活儿,他总不能按时交,一再延宕。他用谎话搪塞索活儿的人家。人家说:“小傅大爷,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我的喷雾器修好?你说定个时间吧!”他说:“明天上午十点。”第二天人家来了,却不见他人影,左等右等把他等回来了,他却说:“你下午再来吧。”我亲眼目睹一位顾客向他索取—把铜喷壶,竟登门十多次,最后人家没办法,索性坐在他家门槛上等。他却仍然去用薄铜片做他的鸽哨,并不去焊接那口漏水的铜喷壶。天将晚,他赌咒发誓说:“明天上午九点你来取,不给你修好,我是王八蛋!”把人家哄走了。第二天,人家依然未能取到。人家摇摇头说:“我认识你傅大爷了,这铜喷壶就让它漏着吧!”说完拿了漏铜喷壶回家了。还有的干脆说:“我这腿也跑细了,不跑了,东西也不要了。”也有不想修理,想将东西取回去却永远也取不回去而走了的——东西早不知被他弄到哪儿去了。我知道,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他拿了张三的东西垫给了李四而造成的。比如李某来取锁,几次取不着,又来了一次,正见有一把修好了的锁,说:“我那锁虽比这把好,我也不要了。”便拿了这把锁走了。这把锁的真正主人张某来要锁,他只好又把给王某修好的锁给了张某。得过且过,挨过—天算—天。
  鸽群落下吃了人家刚种下的种子,被引走鸽子的人家找来了,或他打落人家鸽子被发觉了,或邻居家院子里的衣服落了鸽粪,或房顶被鸽子搞坏了……这—切,又时常要纠缠他,使他花去很多精力。
  对面的卓四,—边往油布上刮剃须刀一边说:“这傅家的铜匠铺要败在傅绍全手里!”
  傅绍全的母亲就常常向人家道歉,并许多次咒骂傅绍全。傅绍全对母亲的斥责只是拧着脖子,紧闭双唇,眼睛乜斜着,冷冷地听着,从不正眼看母亲一眼。
  每逢这时,我就很尴尬地低着头,或不出声地走开去。
  周村有个江南蛮子,早在两个月前送来一把铜锁让傅绍全修,在连取五次之后,不依了。他跳了起来,说要砸铜匠铺子,蛮子说话哇哇的,并且喉咙很尖很响,招来了许多人围观。—些与蛮子有同样遭遇的人便在人群后面搭腔,也说傅绍全的不是。
  这地方上的人有点怕蛮子,而且这个蛮子的样子长得又有点凶,便没有—个出来帮傅绍全说话的。傅绍全也有点怕了,连忙让我去把鸽舍上的那把铜锁取来。他把铜锁塞给那蛮子,“走吧走吧!”
  蛮子—看锁,“这锁不是我的!”
  傅绍全说:“这锁比你的那把好!”
  “好我不要,我只要我自己的那一把!”
  傅绍全小声骂了一句,转身进屋,在抽屉里、盒子里找锁。
  我心里很清楚,傅绍全纯粹是装模作样,那锁早被他给了另一个人了。他找得还很仔细,仿佛连他自己也相信了,那锁—定能找出来。
  锁当当然是找不出来的。
  蛮子跳进铜匠铺,挑起铜匠担子就要走,被傅绍全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们死死拉住了。傅绍全骂出了声,又大吼了一声:“蛮子!”
  “你还骂人!”蛮子抢了一根扁担,身子—旋转,把傅绍全家饭桌上的碗盘全都扫落在地上,打得粉碎,流了—地菜汤。蛮子丢了扁担,又一蹿,出了门,转过身来朝门框连踹三脚,把门框踹得出了墙,歪歪斜斜的,差一点倒下来。然后一甩手,扬长而去。
  小莲子“哇”的一声哭起来。
  傅绍全操了—把钻去追赶蛮子,追了一阵未能追上,嘴里—路骂着蛮子回来了。
  人群散了。
  我帮着傅绍全的弟弟傅绍广和大妹妹玲子收拾屋子。
  傅绍全的母亲流着泪,指着傅绍全,“你这不学好的东西!”
  傅绍全梗着脖子,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边。
  “指望着你的手艺,养活你兄弟妹妹呢!你整天玩鸽子,你就玩不死呢!……”
  傅绍全说:“本来就不应该我养活他们!”
  “谁养活?你在家里最大!……”母亲又流了一阵泪说,“你个死不了的,你这样子,对得起你老子吗?”
  傅绍全拧着脖子,在鼻子里哼了—声。
  他母亲的脸色更加苍白,嘴唇发紫,跺了一下脚,“你个畜生,早知道这洋,生下你就把你淹死在马桶里!”
  傅绍全掉头道:“怎不淹呢?淹呀,淹呀,我还不想活呢!”
  他母亲指着门外,“出去,滚出去,你不要回这个家了,死在外面就好了!”
  傅绍全真的走出门外。
  我连忙扶住他母亲,“大妈大妈,别生气,别生气呀……”
  来了两个老邻居,把他母亲劝上了阁楼。
  我出去找傅绍全,天快黑时,才在远处的河边上找到他。他坐在河边上,两眼呆呆地望那河水寂寞地流淌。那只黑凤头,站在他弯起的膝盖上……

起先,他只在家的四周捕捉,累了就回去休息,慢慢地,这已无法满足他的私欲,便背足衣粮钱物,跑到很远的地方。一年,二年,甚至十年。他被美丽的新鲜的东西塞满大脑,没想过家,还有那呜鸣的声音。

发现她是在母亲死时,他正沉浸在哀痛里,屋檐上传来心痛的呜鸣,他抬头发现了她。她正俯在屋角,翅膀轻轻地拍着身子,哀哀地张望着屋里的一切。第二天,她竟在那搭了个窝,不知厌烦地守在那儿,除出去觅食外,不寻伴,不恋群,她怎么耐得住寂寞?他常常想。

他终于出狱了,回到古老的旧宅,打开生锈的门锁,踏下乱草丛生,挖出祖父珍藏的猎枪,慢慢地抚摸着,凄美的母亲年青的容颜清晰地浮现。忽然,一只鸽在天空盘旋欢鸣,似在嘲笑他的归来,他倏地举起枪,随着枪声,她径直坠了下来,他走近附下身,意欲烧她充饥,忽地惊呆了,惊呆在她带着笑意的幸福里……

从此,他没有离开过古宅,只是,他再也听不到鸽的鸣叫声,只静静地感受她的气息。

摘要: 上辈人优惠了他衣食无忧,且遗留了一所很大很大的住宅,座落在偏离现代文明的乡野里。他恐惧这所寂寞的房子。落寞的母亲就是坐在古旧的家俱里,盘着发髻,在高跟鞋踏在阶梯发出的声音里打发了一生,心甘情愿地。父 ...

有一天,由于疲劳过度,又加上风雨的袭击,他病在了租住的豪华房间,平时被他射中而自鸣得意的高丽倩鸟们一哄而散。他无能为力地躺在床上,憋得牙齿格格响,这时,他听见门轻微的响动声,即而传来熟悉的呜鸣声,他莫名其妙地努力思忖着,收索着是他射中目标的哪一只。门忽地被撞开。两名警官威严地立在门口。

上辈人优惠了他衣食无忧,且遗留了一所很大很大的住宅,座落在偏离现代文明的乡野里。

他因乱捕生物罪在现代化的都市里判了刑,压送到偏远的山区改造,每夜疲惫地躺下,难以抑制的忿忿直朝上冲,报复的心理油然而生,更何况,无论白天黑夜,无论他在哪里,总听见无能为力的鸽的呜鸣声,可总看不见她的影踪,仿佛存心嘲笑他似的。

编辑:科研成果 本文来源:短篇随笔

关键词: